主日讲道:2022.05.08​复活期第四主日|善牧的带领
日期:2022-05-07 13:44:07 

读经一(我们就要转向外邦人,向他们宣讲天主的圣道。)

恭读宗徒大事录 一三,14,43-52

那时候,保禄和巴尔纳伯从培尔革继续往前走,到了丕息狄雅的安提约基雅;在安息日那天,他们进了会堂坐下。

有许多犹太人和皈依犹太教的虔诚人,随从了保禄和巴尔纳伯。二人同他们谈话,劝他们务要坚持天主的恩宠。

到了下一个安息日,几乎全城的人都聚集了来,要听天主的圣道。犹太人看见这么多人,就满心嫉妒,反对保禄所讲的,并且辱骂他们。保禄和巴尔纳伯却亳不畏惧地说:“天主的圣道本来先应该讲给你们听,但是因为你们拒绝接受,表现出你们不配得永生,因此,我们就转向外邦人,因为主曾这样命令我们说‘我已立你作外邦人的光明,使你把救恩带到地极。’”外邦人听见了都很喜欢,赞美主的圣道;那些蒙预选获得永生的人都信了。主的圣道就传遍了那地方。犹太人却唆使敬畏天主的贵妇和城中的要人,煽动大家迫害保禄和巴尔纳伯,把他们驱逐出境。二人就当着他们的面跺下脚下的尘土,往依科尼雍去了。门徒们都充满喜乐和圣神。

——上主的圣言。


答唱咏 咏九九,3c,2,3,5

答:我们是他的子民,是他牧场的羊群。

领:普世大地,请向上主欢呼,兴高采烈地事奉上主,到他面前时,载歌载舞。

答:我们是他的子民,是他牧场的羊群。

领:要知道,唯有上主是天主,他创造了我们,我们属于他,我们是他的子民,是他牧场的羊群。

答:我们是他的子民,是他牧场的羊群。

领:的确,上主温良慈善,他的慈爱直到永远,他的仁厚世世绵延。
答:我们是他的子民,是他牧场的羊群。

读经二(羔羊要牧放他们,要领他们到生命的水泉。)

恭读圣若望默示录 七,9, 14b-17

若望我,看见有一大群人,没有人能够数得清,是从各邦国、各支派、各民族、各语言来的;他们都站在宝座和羔羊面前,身穿白衣,手拿棕榈枝。长老中有一位告诉我说:“这些人都是经过了大灾难的,他们曾在羔羊的血中,洗净了自己的衣裳,洗得雪白。因此,他们得站在天主的宝座前,并在他的圣殿内日夜事奉他;坐在宝座上的那位,也必要住在他们中间。他们再也不会忍饥受渴;也不会受烈日和任何炎热的损伤,因为,那在宝座中间的羔羊要牧放他们,要领他们到生命的水泉那里;天主也要擦干他们的一切眼泪。”

——上主的圣言。


福音前的欢呼 若一O,14

答:阿肋路亚。

领:主说:我是善牧,我认识我的羊,我的羊也认识我。

答:阿肋路亚。


福音(我将永生赐予我的羊。)

恭读圣若望福音 一O,27 -30

那时候,耶稣说:“我的羊听我的声音,我也认识他们,他们也跟随我;我赐给他们永生,他们永远不会丧亡;谁也不能把他们从我手中夺去。那位把羊群赐给我的父超越一切,因此,谁也不能把他们从我父手里夺去。我和父原是一体。”

——基督的福音。


讲道

在今天的读经里,我们看到复活的基督的圣神,透过祂的教会(如读经一中的保禄和巴尔纳伯),继续牧放祂的羊群,羊群的数目不断增加,不单最初被召选的犹太人,而且各邦国、各支派、各民族、各语言的人,都获得了复活的主所赐予的永生,在天国生命的水泉那里,不会再忍饥受渴,也不会受烈日和任何炎热的损伤……(读经二)

在今天庆祝基督作善牧、教会作代牧的读经里,我们也体认到不是所有的人都愿意随从善牧的引导。今天的第一篇读经,安提约基亚的犹太人因嫉妒而辱骂迫害保禄和巴尔纳伯,因此失去了圣道,与永生绝缘(当着他们的面跺下脚上尘土的意思)。由于犹太人的心硬,保禄和巴尔纳伯便将传教工作转向外邦人,这是保禄传教生涯的第一个转折点,我们都是这转折后的受惠人。

天主一直带领着教会的发展。保禄宗徒传教的另一个重要的转折点,是在宗十六6-10里记载的:耶稣的神阻止他们往东方的亚细亚讲道,并在夜间的异象里召叫他们往西方的马其顿(希腊地区)宣传福音,保禄马上就去了。之后的一切也成了历史:福音传播的路线从亚洲的巴勒斯坦传到西方的欧洲,十多世纪后再从欧洲借着传教士的脚步传回亚洲大陆,包括中国、台湾。

从信仰的角度来看,绕了这个大圈绝不是偶然的,是基督善牧的旨意和带领,天主知道祂在做什么。今天我们用「后见之明」可以领略到为什么天主这样安排。「道成肉身」的耶稣基督成了天主爱人的最高表达,也成了基督宗教的信仰中心。但要理智地表达出那能拯救人的耶稣基督必须是真人又是真神,特别是与思想界、知识界的人交谈时,必须用形上学的概念和词汇,去厘清与表达耶稣基督的「一位二性」了,要做到这一点,非靠希腊哲学不可。东方哲学要从形上学来表达一位二性的概念,是能力不足的,熟悉东西方哲学的人都清楚这一点。

但基督信仰的真理并非如今天一些人说的,屈服于希腊哲学,成了希腊哲学的产物。其实刚好相反,教会改造了希腊哲学,利用了希腊哲学来表达福音的真理。有一个很好的例子:第四世纪的亚略异端正是屈服于希腊哲学思想,把耶稣基督看作是希腊哲学中不神不人的中介(在希腊哲学中,绝对超越的「神」Monas绝无可能与受造界、物质界有任何接触,所以需要有一个非神非人的中介Nous)。但尼西亚大公会议(325年)按圣经的启示,坚决拒绝了亚略异端,毫不妥协地宣认耶稣基督是与天父同性同体,以及与人同性同体的真天主真人(我们每主日弥撒宣认的信经第一式即是「尼西亚信经」)!换言之,「一位二性」所表达的内涵不是来自希腊哲学,而是耶稣在圣经里的启示,教会改造了希腊哲学来服务启示的真理。

教会的信仰道理是主耶稣启示给我们的,并不是犹太人、希腊人或欧洲人想象发明的。第一代的犹太基督徒,从道成肉身的主耶稣那里直接获得这些启示真理,然后藉由教会的宣讲传给后代,先传到欧洲,再传回亚洲。但先得到的不一定居先,后得到的不一定居后。重要的是,获得信仰之后,如何按照已得的信仰生活,并保持信仰至死不渝。我们希望有悠久基督宗教历史的欧洲不会失落这珍贵的精神遗产,也希望接受信仰时间稍短的亚洲人不会蔑视这份珍贵的礼物。

西方传教士将基督的信仰带给亚洲,多多少少跟欧洲对亚洲的殖民主义有点关系。因着所在国的殖民政策,外国传教士才有交通工具来到亚洲。虽然某些西方传教士有种族主义的弊端,但无可否认,绝大部分的传教士是好的,为了爱主爱人,传布福音不辞辛劳。我们不该以反对西方殖民主义的心态来反对这些传教士,更不该因此否定由他们传来的福音信仰。福音从巴勒斯坦传到欧洲一千多年,自然有了不少欧洲文化的「包装」。对这些欧洲文化的包装,我们东方人也要有智慧取其精华,去其糟粕,因为并不是所有西方的包装都是不好的。无论如何,包装里面的基督福音内涵是「今在、昔在、永在」的不变真理,那才是应该接受的。接受这圣道,才配得永生(读经一)。

数年前听说,大陆快速增长的基督徒计划把福音传回到中东的伊斯兰教国家。善牧对祂的教会的带领是超乎我们人之所料的!